主页 > 旅游新闻 >

早春花事

发布时间:2018-03-12 17:29

慢下来享受生活,需要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,也需要一颗认真感受美的心。早春三月,拉萨的花已经开了,只是一个不经意,作者就发现了这份美,并用心记录了下来。

款款而来的她,右手将一缕碎发别过耳际,左手轻轻敛起碎花长裙。她是我梦里的春天,跳着笑着,在来的路上。皙白的脚腕上,银色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,闹醒了熟睡的婴儿。

三月的风,吹不来清凉的雨。三月的阳光,倒是送来了一场惊喜。周末,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,浪费在种花上,总能收获一屋子的美好。过了一个枯寂的冬,好久没照顾窗台上的花花草草,想拾掇一下枯萎的心情,为新成员腾一片舒适的空地。原本以为它们都是安安静静的,没想到小生命一直在暗自生长。

浑身长着细毛的火龙果挺过了高原寒冷的冬天,越发鲜嫩了。

将枯萎的杆从惺忪的土中拔出,却看到好几只嫩白的种球已经抽出了新芽,是暗自生长的百合。再翻土,整个花盆底都被密密麻麻的嫩芽填满了,或高或低,真是可爱极了。小心翼翼为它们换了大一点的花盆,期待着在夏天收获一缕幽香。

春惹尘埃,半等风花半等月。

上班路上,一抹粉色掩在干枯的树丛中,格外显眼。兴致上来,绕过马路,又拐了几个弯,粉色扑面而来。没有幽香,有的只是莫名的欢心。藏了一个冬天,心底的秘密被早春的风吹开,挤满树梢,似乎要告诉全世界,可又怯生生地藏在角落里。

花开三月,半朵欢喜半朵羞。

朋友寄来了一幅油画,底色是我最喜欢的绿色。缀以色彩斑斓的小花,透明的玻璃瓶就盛住了这永恒的绽放。她说这只是初学时的练笔,可我如获珍宝,非要赖着让她签个名。

油画里,春天才涂了一抹绿色,我就急着借来一片广阔,一支蓝色彩笔,想要铺成晴空做背景。因为这样的情趣,只有熟悉的朋友才懂。

袖藏清风,半是欢喜半是念。

(责编: 李文治)